收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月评票 | 返回书页
永盛彩票娱乐 -> 飞升失败 -> 书目 -> 178 陆先生

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178 陆先生

    陆野发现,自从自己修真以来,似乎从来就没有富裕过。手里的晶石,永远处于不够用的状态。也许自己注定就是个穷鬼的命,在地球上的时候,钱永远不够花。到了修真界,也依然改变不了穷困潦倒的生活状态。唯一值得庆幸的,大概就是自己在修真界,多了一个长相还算不错的妻子。虽然这个妻子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陆野将买来的灵肥埋在几颗烈焰草下,再布下一个简单的催化阵法。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着这几株烈焰草提前长成了。

    林小舟咂舌道,“夫君,你说,咱们的烈焰草,到时候怎么卖?是不是就发了?”

    陆野摇摇头,道,“一次性的东西,又没有太大的威力,定价太高的话,修为高的不要,修为低的买不起。所以啊,一颗晶石二十株,应该也就这样了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扫了一眼面前的灵田,粗略的计算了一下,“才这么点儿晶石?”

    “知足吧?!甭揭靶Φ?,“单就收益而言,咱们的灵田,算是高产出了。当然,比不了打劫来得快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吧,要不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想?!甭揭暗?,“我不想说什么大仁大义的话,但仅仅因为几颗晶石,就要人性命,实在是不该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撇撇嘴,道,“唉,话不投机半句多,我去修炼了,你自己玩吧?!彼蛋?,直接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陆野看着林小舟的背影,笑着摇摇头。这个时候,杜远来找陆野。对于草心的炼制方法,杜远还有些不太明白,所以跑来请教陆野。

    对于杜远,陆野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所以自是知无不言。草心的炼制,其实本也没有什么复杂的,只要理解了其中的五行相辅,自然也就会明白了。杜远听陆野解释一番,才从之前的只是死记步骤的炼制中顿悟。

    “陆前辈当真见识不凡?!倍旁队行┣张?,“只是简单的手法,就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效?!?br />
    陆野道,“杜师兄客气了,前辈的称呼,万不敢当。论及修为,杜兄已然筑基,我才凝脉,杜兄当是前辈才对?!?br />
    杜远笑笑,“林前辈修为高绝,陆前辈自也不是俗人。莫非也是遭遇了什么不测,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算是吧?!甭揭疤酒?,“修行不已,多灾多难,呵,也习惯了。不过,我儿心晖既然是正气门弟子,现在他虽然身故,但我夫妻二人依然厚颜留在此处叨扰,已然有些过分,杜兄不赶我们走,就感激不尽了,万不要再前辈前辈的称呼了?!?br />
    杜远笑道,“好吧,那……我就喊您一声陆先生吧。至于‘杜兄’之称,晚辈不能应之,陆先生直呼我的姓名就好?!?br />
    两人一番客套,陆野也懒得矫情,转移话题道,“对了,杜远,千山大比的日子,到底敲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敲定了,下个月十五,依然在桐林镇进行海选?!倍旁兜?,“陆先生现在虽然不过凝脉,但我想,以陆先生的本事,一定可以取得好名次的?!?br />
    陆野略一沉吟,道,“这次咱们桐林镇一带参与海选的,都是些什么人物?”

    杜远道,“跟上次也差不多……唔,上次的人物,陆先生是不知的。一般而言,桐林十六门,会有十六名弟子参赛。不过,因为正值乱世,千山大陆的大宗门有意培养一批青年才俊,所以,这一次,每个门派,会有两人参赛?;旧?,值得在意的角色,就是天煞朱文,剑林王大治,元修李飞扬,凛冬锦绣等人,这些人原本早该筑基了,不过为了一雪前耻,都在刻意的压制修为。除了这些人,正??岛蜕弦淮卧谧芫鋈甭浒?,一直在闭关,此番会不会再次参与,还没有消息。而正剑门的另一个参赛者,乃是秋叶真人的孙女秋蓉。此女虽然年纪不大,但修为不弱,不可小觑?!?br />
    听到杜远提及秋蓉,陆野眉头微蹙。探花郎啊,当然不可小觑。陆野自恃有《天伦》,对于其他人倒也不是很在意,可对于秋蓉,他是不敢大意的。也不知那家伙现在修为几何了,到时候,应该不会使用南辰北斗的手段或是回忆杀吧。这样的话……也许还有的打。

    杜远道,“陆先生,此番比斗,听闻除了单打独斗,还有分组赛。到时候,还请多多照顾沈放师弟?!?br />
    陆野一愣,笑道,“你客气了,到时候或许还要沈放照顾我呢?!?br />
    杜远大笑,“陆先生说笑了。呵,我还有事,就不打扰陆先生了,告辞?!庇肼揭暗懒吮?,杜远一路往回走,经过剑场的时候,正好碰到曾经的执法长老,现在的代掌门。

    这位代掌门的名字倒是大气,名叫???,不过,很可惜,就眼下看来,莫说开宗,开门立派的可能都不大。

    ??诤白《旁?,道,“我忽然想起,那个陆野……好像跟历史上的一个人物重名啊?!?br />
    杜远有些好奇,道,“师叔想起了谁么?”

    “陆野……陆北斗!”??诘?,“相传,那探花郎陆北斗飞升失败之后,重生之身,就名叫陆野?!?br />
    杜远意外的愣了一下,道,“也许只是重名吧?那陆北斗是何等人物,会待在我们正气门?”

    ??谝∫⊥?,道,“不好说,要不,去问问他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杜远道,“怎么问?直接问?”

    “不好不好?!敝?谟执笠∑渫?,苍老的容颜之上满是忧色,“若只是重名,倒还好了,万一真的是探花郎……他没有承认,我们主动去问,似乎也不太好?!?br />
    杜远道,“应该不会是。如果我是陆北斗,此时修为又落了下乘,应该会改头换面,至少也要改个名字吧?”

    ??诘阃返?,“有道理?!庇殖烈髌?,道,“且这样吧,他不说,我们也不去问。不管他是不是陆北斗,留在我们这里,是暂时居住,还是有别的企图……再说吧?!贝永疵挥械奔易鲋鞴?,掌门浩然真人不在,??谝皇奔湟膊恢绾问呛昧?。

    杜远苦笑道,“师叔,弟子觉得……咱们正气门,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探花郎陆北斗企图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这话说的自然有损正气门的颜面,但??谟植坏貌怀腥?,杜远说的是没错的。正气门穷的底掉不说,也没什么深厚的背景和历史,真没有一代传奇人物陆北斗在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咳,他真的要参与千山大比?”??谧苹疤馕实?。

    “嗯,是啊?!倍旁兜?,“说起这事儿,我倒是有些希望他是陆北斗了,以陆北斗的本事,在小小的桐林镇,拿下千山大比的海选名额,应该不难?!?br />
    ??诘愕阃?,道,“可惜掌门不在,不然……那陆北斗,可是言不语的师弟,不管在外名声如何,既然是言不语的师弟,掌门师兄必然会以礼相待的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?!倍旁兜?,“即便不是陆北斗,这个陆野,也不是一般人物。他炼制草心的那一套办法,看似简单,却是集大成而顿悟。若是他真心依附我正气门,那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??诤舫鲆豢谄?,看了看杜远,道,“将来你是要接替掌门之位的,对于那陆野,怎么应对,你自行做主就好。好了,你去忙吧。我也要去修炼一番了。希望能尽快突破到金丹吧?!?br />
    杜远躬身行礼,待??谧咴?,杜远才轻声叹气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修真界,虽然对于魔族算是同仇敌忾,但是,没有人愿意去前线送死,很多灵动高手,都在刻意的压制修为,以免到了金丹,需要去前线。这个师叔倒好,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前线。

    杜远想起了前些时候的传闻,说是最近的一次大战中,修真者死伤惨重,只是元婴高手,就死了七个,金丹高手,更是死了数百……

    魔族虽然也死伤不轻,可那魔域通道内,依然还有魔族不断的涌出来。魔族到底有多强大的实力,至今修真界的高手们还摸不清……

    抬头看看有些灰蒙蒙的天,杜远的心头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传闻中仙界里的仙人啊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就没有注意到这修真界的厮杀吗?

    为何不派下仙人来阻止这场纷争呢?

    通天路,真的只是逆行通道?仙人无法回到修真界吗?

    可至今依然滞留在修真界的传闻中的仙童和天绝呢?他们俩,是如何从仙界来到修真界的?

    太多的不解,让杜远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终究只是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自己不过筑基,人微言轻,也没什么本事,还是少操心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野收了功法,又仔细回味了一番,才对身旁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儿的林小舟说道,“这《天伦》果然奇妙,现在我到了凝脉,对于《天伦》的体悟又加深了一层。它吸收灵诀攻击的手段,虽然类似于南辰北斗的第一式天枢,但其中原理,却又大相径庭。天枢是利用本身经脉来延缓灵诀攻击,可《天伦》,却是直接将那些灵诀的力量据为己有,而利用这些积攒的灵力来攻击,不过是因为身体无法承受更多灵力,而自行释放……”

    林小舟道,“可惜没有《魔宗秘典》,不然的话,……说起来,陆北斗……不,秋蓉那小贱人,当初骗魔天尊者杀我爹娘的时候,好像说自己有《魔宗秘典》来着,却不知道她是在胡扯还是真的有?!?br />
    “要不……去问问她?”

    “嘁,不去!”林小舟道,“我可不想去看她脸色?!?br />
    “不耻下问嘛?!?br />
    “不去,你也不准去!”林小舟道,“她不是也会参加海选吗?夫君加油,把她打败!哼!”

    “打败她,呼……怕是不太容易?!甭揭俺烈鞯?,“即便她不想暴露身份而不使用南辰北斗和回忆杀,也不容易。若非《天伦》还算奇妙,我毫不怀疑自己会很轻易的输给她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,“嗯……容我想一想?!?br />
    陆野苦笑道,“你该不会又想要我跟她示爱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!一个办法用两次,那就太不高明了?!绷中≈鄣?,“再说了,秋蓉那小贱人就是个心机婊!一般的心理战术,肯定没什么用?!?br />
    “唔……要不……我只攻不守?她肯定不敢杀了我,那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馊主意!”林小舟道,“她自然不会杀你,但不代表不会打伤了你。哎你别管了,我会想到好办法的。你赶紧抓紧时间修炼,争取再提高一下修为吧。哼!输给谁都无所谓,输给秋蓉那个小贱人,本尊会很生气的?!?br />
    陆野笑了一声,道,“还有一个月时间,手里也没有晶石,想要提高到凝脉二层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既如此,还不如不要浪费时间修炼,省出时间来顿悟一下《天伦》,大概更实用一些?!彼档秸饫?,陆野忽然灵机一动,“来,你用灵诀打我?!?br />
    “找打?”

    “是啊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哼哧一声乐了,之后忽然就是一道灵诀。

    接连数道灵诀打在陆野身上之后,陆野忽然叫停。他微微闭眼,盘腿坐下,仔细观察着体内那些灵诀的游走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吸收足够多的灵力之后忽然范围性的释放,并非《天伦》真正的使用方法。

    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,陆野一直关注着体内的那些灵力,直到那些灵力逐渐消散。陆野才又道,“再来?!?br />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不见动静,睁开眼,竟然不见了林小舟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,四下里看了看,陆野看到了蹲在灵田地头上发呆的林小舟。

    “小天?”陆野喊了一声,朝着林小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小舟手里捏着一株烈焰草的嫩芽,翻来覆去的看。一脸专注的神情,似乎在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陆野张了张嘴,最终什么也没说,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着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多时辰,林小舟才忽然对着那烈焰草灌入灵力,之后随手丢出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那烈焰草的嫩芽,化作了一团火焰,之后转眼灭掉,只留下了一缕青烟。

    林小舟摇了摇头,道,“夫君,你说……以炼器或是炼丹的手法,能不能改良这烈焰草?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林小舟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来,之后又恢复平静,站起身来,看着陆野,问,“领悟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陆野道,“喊你呢,你却没了影。走吧,回屋?!?br />
    两人回到屋里,陆野重新坐下,道,“来,再打我一下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随手对着陆野打出一道灵诀。

    陆野手上掐着灵诀,运行了一下《天伦》,之后又道,“再来一下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又打出一道灵诀。

    陆野再次运用《天伦》,道,“再来?!?br />
    如此反复多次,之后,陆野忽然轻声一笑,看着林小舟,道,“再来一次?!?br />
    林小舟微微凝眉,忽然多了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她狐疑的看着陆野,竟然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陆野嘴角一抽,道,“你怕什么?我还能杀了你???”对于林小舟的防范神情,陆野真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北有些不太明白秋蓉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该低调一些吗?为什么还要参加什么大比?”

    秋蓉逗弄着笼子里原本做实验用的红眼兔子,道,“你懂什么。这些世人啊,你越是躲躲藏藏的,他们越是想要找你麻烦。你高调出现,即便修为不高,即便有那么几个人想要对你不利,他们也会前怕狼后怕虎的畏首畏尾?!彼档秸饫?,秋蓉笑道,“你信不信?如果我现在跑到魔族或者永夜前线大喊自己是陆北斗,然后再来一招瑶光证明自己的身份。不论我是否杀死了人,所有人也都会对我忌惮三分,不敢轻易对我出手?!?br />
    海北怔了片刻,依然还是觉得秋蓉在剑走偏锋,不太安全。不过,她也没兴趣跟秋蓉争论这件事。沉默了片刻,又道,“既然你打算让陆野帮你挡刀,是不是该教给他南辰北斗或是回忆杀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?!鼻锶氐?,“有了《天伦》还不够他的?教给他太多不是什么好事儿,将来万一我们俩闹翻了,我可就是作茧自缚了?!?br />
    “闹翻?”海北上下打量着秋蓉,道,“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?”

    秋蓉对于海北的措辞极为不满,啐道,“什么话!”

    “你理解就行了?!焙1钡?。

    秋蓉苦笑,道,“有些事,你不知道最好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?信不过我?”

    “对啊?!鼻锶氐?,“以前我就信不过你,现在你受到了叶清的执念,我更信不过你了,谁知道哪天你会不会无法压制心底的执念,忽然喜欢上了陆野。到时候,重色轻友的你,再给我背后来一刀,我不就惨了?”

    海北气的双目圆睁,胸口起伏,怒道,“我是男人!怎么可能喜欢上他!”

    “是,你的本体是男人??晌侍馐?,你现在控制的傀儡是女人,谁知道将来你会不会被傀儡影响啊?!彼档秸饫?,秋蓉叹气道,“天南总是控制着一个书生傀儡,现在啊,我十分怀疑她是不是想做男人了?!?br />
    海北恨声道,“还不怨你?!这么多年了,我千辛万苦的只是激活了两个傀儡,那男的,还被你杀了!”

    “喂!别胡说,杀了你那个男傀儡的是陆野……不,是许心晖!许心晖已经死了。嗯,你不用报仇了?!?br />
    看着一脸玩味的看也不看自己,只顾着逗弄兔子的秋蓉,海北咬着牙,恨不得一脚把秋蓉踹飞。

    b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://www.tb0006gw.com

若发现 178 陆先生-仙侠武侠章节出错,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
本作品《飞升失败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诗酒会春风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

  • 泌尿结石防治专家走进罗源乡村义诊 为村民送上“父亲节”礼物 2018-06-21
  • 她从狮城“穿行原乡” 为中国诗歌春晚代言 2018-06-21
  • 建行深圳分行CCB建融家园公益驿站开业 2018-06-20
  • 乐山公交车爆炸案系人为 嫌疑人已被控制 2018-06-20
  • 钧保言:美韩应悬崖勒马以免冷战阴云重现 2018-06-19
  • 2018年中华龙舟大赛福州站收桨 2018-06-19
  • 商务部:中俄双方签署一系列经贸务实合作文件  2018-06-19
  • 中国金融系统稳定是最大利好 未来或现长牛行情 2018-06-19
  • 环保督察组针对虚假整改约见南昌副市长  2018-06-17
  • 当心,别被诱导购物陷阱给坑了 2018-06-16
  • 川藏铁路拉林段德吉隧道贯通 2018-06-16
  • 南宁:打造邕江百里花带 推进两岸绿化美化 2018-06-16
  • 江启臣担任国民党党团总召 王金平:盼他能“虎虎生风” 2018-06-16
  • 伊利助推中国下一代足球力量 2018-06-15
  • 够酷!哨所有了健身房 2018-06-15
  • 9号彩票开奖直播 | 哪个平台能玩幸运飞艇 | 幸运快艇开奖直播 |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| 火影忍者漫画 | QQ头像 |